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行業動態

一個阿里P7的自白:一念之差,我差點轉了產品

編輯:017     時間:2020-05-22
你有沒有遇到過這種神仙 Leader——做技術驅動型產品,產品經理不太愿意跟,看著兄弟們嗷嗷待哺的渴望眼神,咬一咬牙,說,要不我轉型做 PD(產品經理)?

兄弟們:我們其實還缺個老婆 (???)

今天這篇采訪的主人公,阿里巴巴新零售技術事業群零售終端團隊的技術專家蔣佳憶,就是這樣一個差點從技術變成 PD 的 Leader,是老板的一句話讓他回心轉意。他當過 AR 圈的小網紅,現在在門店數字化 &AI 團隊做算法落地,和團隊同學一起將算法變成了一年可以創收幾千萬的東西。

做技術網紅是什么樣的體驗?差點轉 PD 的時候,老板是怎么讓他回心轉意的?他怎么看待技術變現這件事情?好算法變成好產品的難點在哪兒?如果你是一個對技術的內心世界充滿好奇的 PD,或是一個也有轉 PD 的想法的技術,不妨來看看他的心路歷程。

 當技術圈的小網紅是怎樣的體驗?

蔣佳憶:謝邀,人在杭州,剛下釘釘。

先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本科畢業于北京大學基礎數學系,后赴美于范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轉了應用數學,還是偏基礎理論一點。博士第二年,我開始做算法相關的工作,但數學對我整個工作的思考方式影響還是很大的,它讓我會很注意邏輯推理和定義問題這兩個點。畢業回國后,我主要從事增強現實及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應用及產品研發。最開始是在亮風臺,目前在阿里帶團隊做門店數字化相關的工作,核心就是做人貨場這三個元素或者三個元素之間關系的數字化的云服務。具體而言,我的工作包括架構設計、算法方案、流程設計和應用模式優化,等等,其實很偏產品,但是正常的產品經理又做不了。

2017 年前后,如果你關注 AR 圈子的話,會經常在各個平臺看到我的身影,TEDx、知乎日報、黑客馬拉松……還有各種 meetup 和媒體專訪,我自己也寫文章,輸出了一些觀點,當時算是 AR 圈子的小網紅。

那會兒我剛開始工作,還年輕,比較愛出風頭。你也知道,年輕人嘛,愛秀。當然也是真的有許多想法想要分享出來。不管是做 AR 也好,做現在的 AI 落地也好,我一直很希望自己對于整個行業的推動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可能有點大言不慚,但確實有一點這樣的想法。

有的人會覺得,你整天出去秀,而不是呆在工位上敲代碼,寫 PPT,是不是有點不務正業。我覺得也不算。畢竟在整個過程中,我真的收獲了蠻多。一個是確實認識了很多人,參與了很多大會這樣的場合,然后對我自己招聘影響還挺大的,招到了很多優秀的人才,包括我在阿里招到的第 1 個同學,后來他成為了阿里之星,也是因為我在外面露臉比較多,然后認識的。所以年輕人有機會還可以出來秀一把。

不過后來我就沒怎么出來了,原因主要是因為我發現整個 AI 行業進入了一個比較深耕的階段,PR 不再是一個很必要的點了,也就是說你的價值已經不能再靠你出去跟人講來證明了,更多的是需要看你做的事情來證明。所以,可以說是轉到了一個悶聲發大財的階段,很多話其實沒必要出來再說了,懂的人自然就懂。

 技術終究是要變現的

蔣佳憶:這次我在 QCon 要分享的內容是《好算法距離好產品有多遠?》,在“技術產品化”這個專題下,那么接下來我就談談技術變現這個事情。

當我們在談論變現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么?落地和盈利。

不管是 AR 也好,AI 也好,在幾年前看的話,可能大家都會覺得要讓它們變現對當時的行業的要求有點高。大家可能普遍認為,當時很多做 AR 或者 AI 的公司是 to VC 的。但是這兩年你再談變現的話,那它對于公司來說就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如果你認為你的技術做得很好,它有價值的話,那它一定能盈利。畢竟技術的背后是商業,不賺錢的技術沒有意義,這沒什么好說的。

可以變現的技術有一個最核心的特征,就是能夠看得懂。意思就是,你不會說,有一個技術出來,你要說個十幾二十分鐘才能講明白它如何變現。今天一個好的技術能夠變現,一定大概能在兩三句話之內講清楚,大家一看就知道,OK,這個技術到底好在哪,可以怎么變現,那么這件事情就會靠譜很多。但要發現這些技術的話,核心還是你要離業務很近,你要明白的是問題是怎樣出現的,為什么之前沒有被解決好,你能夠解決的點,你能夠突破的點在于哪,然后你再去看有沒有合適的技術,這個技術的成熟度如何。這個反向的順序會比正向的好很多,手握技術找方向的這個方式,我覺得目前來說還是比較難的。

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在琢磨怎么把好算法變成好產品,做算法落地。我們以人場關系為突破點,打磨了一套以 ReID 算法為核心的第四代客流服務解決方案,在兩年之內完成了產品化、標準化和規?;娜箅A段。隨后基于客流服務研發經驗,又先后推出基于智能機器人的貨場關系巡檢服務,以及基于視覺算法的商品熱力統計服務,并均進入商業化階段。目前相關產品營收已達千萬級,服務超過 50 個連鎖品牌,已覆蓋百家規模商場和門店。

現在好算法有很多,做算法做 AI 的公司多如牛毛,但真正好的算法產品卻很有限,一些擁有頂尖算法的公司活得也沒外人想象的那么滋潤。成本,穩定性,生態,數據,算法產品之間處處都是差距。

那么好算法變成好產品的難點是什么? 現在的難點大家都看得出來:有價值的技術基本上很難突破;大家都覺得這個技術相對成熟的,又很難變現;容易變現,這個技術點也還很成熟的,競爭對手就很多。所以現在的競爭點就是誰能夠對業務鉆得更深,因為現在已經沒剩什么容易的事情留給大家去做了。

如何開始設計一款好的算法產品?你得想明白幾件事情:算法是否真的到應用階段了?整條服務鏈路是否已經完備?是否可以把握核心環節?業務上的需求是否一定要用算法解決?然后你才能開始真正地做算法產品設計這件事情。在 QCon 的分享中,我會針對算法產品的 1-100 如何突破做一個詳細的介紹,感興趣的同學可以關注一下。

 差點轉產品,老板攔住了我

蔣佳憶:其實我也經歷過蠻困難的時候,那時候我差點轉了產品。

這還要從我不是一個標準的技術這件事說起。

為什么說自己是一個不標準的技術?我幾乎從本科實習開始就在帶團隊,個中原因很復雜。我自己一直會有專門配套我的純做工程的同學,至少一個。所以說,我在技術研發這條路上走得就比較怪,比較特殊。我不是那種一年能寫個 10 萬行代碼,個人輸出能力很強的技術,可能跟大家心目中的那種標準程序員還是挺有區別的。但是我覺得跟我一起干活兒的純技術同學普遍還是比較喜歡我的,不會歧視我代碼能力比較弱的問題。

就這樣做著做著,后來……我差點就轉了產品,好在被老板攔住了。

差點轉產品的原因,是中間一度很困難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在做技術驅動型的產品,那么在阿里做這件事情呢,很容易就沒有 PD 愿意跟你,因為 PD 也不懂你們技術到底怎么驅動的,所以人家的存在感也很低,那就要靠技術自己去想辦法。這樣一來就沒有 PD 的資源,那我手底下的技術同學他也需要 PRD(產品需求文檔)呀,也需要做一些需求的調研啊這些事情,所以當時就有一個沖動——要不我自己轉 PD 算了。

后來在閑聊的時候,我的老板知道了我的想法,把我給勸住了。他是這樣對我說的:你在技術崗做 PD 比你在 PD 崗做技術能產生的價值大很多也容易很多。我覺得確實是這個道理,所以后來也就放棄了。

其實你去看美國,看硅谷,很多產品都是技術出身,或者有一些編程背景,也有產品轉技術的。技術懂產品和產品懂技術,所以我覺得這兩個都挺重要,能夠跨越工種來理解對方的人,肯定比只懂自己這個領域的人可發揮的空間要大很多。當然,如果你在單點能做到極致,無人能超越,我覺得也挺好的,但是目前來說,大家看到的比較強的或者世界級的 PD 和技術基本上都是兩個都懂的人。

而阿里對于技術轉產品這件事兒的態度也是比較正面的,去年年初,逍遙子說,阿里未來 90% 的產品將從技術團隊中產生。我雖然在阿里真沒有見過很多技術轉產品的,但是我聽說過確實有。如果沒人攔我的話,我還是有可能會轉產品的。但是因為我現在在帶團隊,所以暫時不會去轉,如果以后因為調整的原因不再帶團隊了,或者說我碰見一個特別好的業務,有一個特別好的產品方向,也許還會轉吧。

以前經??吹揭恍┒巫?,說產品和技術相愛相殺,天天干架。因為我長期處于半產品半技術,所以很少跟產品經理發生矛盾。在我看來,技術、產品和需求三者的關系是互相依靠的,沒有誰比誰更重要。之前很多人說阿里是運營的權力比較大,我進來以后發現好像是這么個道理,這很科學,因為他們離消費者最近。阿里的第一個價值觀就是客戶第一,你不聽客戶的,你聽誰的呢?因此,我覺得需求為先,然后產品和技術是來平衡這個需求的兩個點,所以我覺得兩邊的配合與互相理解,比較重要。

 嘉賓介紹

蔣佳憶,阿里巴巴技術專家。本科畢業于北京大學基礎數學系,后赴美于范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畢業回國后主要從事增強現實及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應用及產品研發。目前就職于阿里巴巴,從事門店數字化領域相關工作,主要負責基于人貨場關系的智能分析系統,相關產品經歷一年打磨,目前營收已達千萬級,服務超過 50 個連鎖品牌,已覆蓋百家規模商場和門店。

文章版權歸極客邦科技 InfoQ 所有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回復列表

相關推薦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